主页 > 业界 > 业界资讯发展动态 | 有声书风北京传媒大学口已过?出版机构如何利用大平台布局有声领域?
2019年10月25日

业界资讯发展动态 | 有声书风北京传媒大学口已过?出版机构如何利用大平台布局有声领域?

原创: 特别敬业的商务君 出版商务周报

文/李富阳

商务君按:《明朝那些事儿》有声书播放量超1.8亿,《心理罪》有声小说播放量超1.1亿,《大江大河》有声书播放量超2000万……这些播放量动辄过亿、上千万的有声书产品让人眼花缭乱同时,也吸引不少出版机构投身有声书市场。但在有声书发展渐趋平稳、竞争激烈的当下,出版机构该如何利用大平台,发挥内容优势,找到合适的发展之路?

有声书早就不是什么新鲜事了。从2016年的突然爆红,到现在的平稳发展,有声书已经进入发展的新时期,平台和版权方的合作也渐趋冷静。如果说前几年是平台“抢”版权的时代,大家都觉得迎着风口好像“随便做做”就能打造出一批爆款。那么到如今,随着内容的不断饱和,爆品的打造之路不断艰难。无论是平台,亦或是版权方,都在谋求新的出路,力求让内容的有声效益最大化。

前段时间,喜马拉雅和天地出版社(简称“天地社”)的合资子公司推出了融媒体出版物《汴京之围》,这种基于资本层面的深层合作,在有声书这片平稳已久的水面投下了一颗小石子,产生的些许“波纹”让人得以窥见,有声书市场在发展之余也在不断自我革新,开拓新边际。

业界资讯发展动态 | 有声书风口已过?出版机构如何利用大平台布局有声领域?

可以说,随着几年来的发展,一些出版机构已经跳脱出了简单的版权售卖模式,逐渐摸清自己想要在有声书方面探索的方向,并尝试和平台进行新探索,力求有声书产品在新时代效益的最大化。

这也带给我们一些启发,在有声书发展渐趋平稳的当下,是否应当重新注视这个市场?尤其在和喜马拉雅这样的大型有声书平台进行合作时,一些出版机构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顺应当下有声书市场的发展,而不是一直游走在时代边缘,不能得其门而入。

有声书的市场前景到底有多广?

有声书市场如今之所以受到如此之多的出版机构的重视,当然是由于市场本身所拥有的广阔前景。

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催生下,从2012年开始,移动端有声平台陆续上线,喜马拉雅、懒人听书等成为最早入局移动有声书领域的平台。但当时还是用户积累与试水商业化的阶段,有声平台往往难以盈利。随着移动支付环境的变化、以及用户付费习惯的养成,到2016年,有声书市场迎来了爆发期。2015年,有声书的市场规模为16.5亿元(第一财经日报数据),到2016年这个数字成长到23.7亿元(艾瑞咨询数据),并且上升的势头一直未变。

2018年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2019中国有声书市场专题研究报告》(简称“报告”)显示,2018年,中国的有声书市场规模达46.3亿元,有声书用户规模达3.85亿人,而2019年这个数字可能会到4.78亿。并且用户付费意愿还不低,艾瑞咨询的数据表明,2018年有47.3%的音频App用户付费购买过内容。

广阔的市场前景也吸引着众多互联网巨头的不断加入,2018年,Google Play开始向受众提供音频书籍 ,阅文集团的全新有声阅读品牌“阅文听书”正式揭幕亮相,B站宣布全资收购二次元音频社区猫耳FM。众多玩家的加入,使有声书这片江湖暗流涌动。“天下熙熙,皆为利往”,在流量为王的当下,头部的有声书平台播放量动辄上亿、上千万的产品层出不穷,无论是付费收听又或是插广告,都能让人看到无限可能。因此,吸引不少新巨头加入也不稀奇。在诸多新老平台之中,喜马拉雅因为庞大的用户基础和系统化的有声体系,受到不少出版机构的欢迎。

业界资讯发展动态 | 有声书风口已过?出版机构如何利用大平台布局有声领域?

据喜马拉雅副总裁姜峰介绍,用户数量方面,现在喜马拉雅的月活跃用户超1.2亿,每周上新新书200到500本;主播库方面,每年喜马拉雅都会举行主播海选,参选人数近2万人,同时公司还大规模地合作了不少配音界的大咖,如王明军、张震、姜广涛、宝木中阳等。这样的主播库获得了不少用户的认可,在艾媒的报告中,有一项针对2018中国有声书用户关于平台主播专业性评价的调查,喜马拉雅以7.80的评分成为用户眼中主播专业性程度最高的平台。

除了主播的专业性,对于不同性质的产品,喜马拉雅也有着不同的打造逻辑。姜峰表示,在喜马拉雅,不同品类的产品会进行不同的运营开发,对于有声小说之类的文艺型产品,喜马拉雅更专注于提升演播水平,以高音质、高音效、大制作为基准,丰富双播、多人播等演播形态,打造有声小说、广播剧和声音大电影品质感的精品有声剧。而对于人文社科等非虚构产品,喜马拉雅更倾向于将产品打造成课程、评书和各种不同的演播形式,以最能体现原著内核,同时又受用户欢迎的有声产品样式加以呈现。

内容合作该选哪条路?

有人认为,如果出版业还只是停留在纸质出版的形式,那么形容出版业为“夕阳产业”的确很正确。现在看来,出版业也在努力逃脱这种形式,整个出版产业链已经从此前的图书出版为中心转变为版权经营为中心。

放眼有声书的版权经营,目前出版机构与喜马拉雅进行版权合作,比较普遍的有两种模式,一是文字合作,即出版机构将有声版权售卖给喜马拉雅,由喜马拉雅进行有声书的制作。喜马拉雅会针对书籍调性,对产品进行有针对性的打造。无论是主播的选取或是整个产品的运营都由喜马拉雅来操控。

业界资讯发展动态 | 有声书风口已过?出版机构如何利用大平台布局有声领域?

喜马拉雅打造的《万历十五年年》有声书播放量过130万